移动互联网

孙宇晨越“成功”,王小川就越“失败”

2019/6/6 21:28:00

以3100万人民币拍下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宴的孙宇晨迎来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对于大多数银猪创业者来说,这样的时刻往往会是上市敲钟时,对于以“银猪创业者”自居的孙宇晨来说,数字货币可以ICO却不能IPO,与巴菲特共进午餐谈笑风生就是志得意满。价值投资步道师巴菲特的20周年慈善午宴迎来数字货币炒家,是一个有点黑色幽默的讽刺,不过对孙宇晨来说却是一次巨大的胜利。在接受中国顶尖财经媒体界面采访时,孙宇晨的每一个字都透露着志得意满,界面问,“作为一名90后,3000多万人民币的费用对你来说高吗?”孙宇晨回答“作为90后,3000多万其实也并不多”,不经意间把富炫了,就像很多走向“巨富之路”的人一样,他谈到了慈善公益,说每年要拿出1亿做公益——算上巴菲特午餐的3000万,今年已达标。

孙宇晨对界面表示要给巴菲特手机安装数字钱包,再打一点“波场币”,使其成为巴菲特人生第一个虚拟货币,然而众所周知巴菲特不使用智能手机,而是用着售价仅20美元的翻盖手机——三星SCH-U320,孙宇晨并不是真正打算跟巴菲特交流什么投资心得,巴菲特也心知肚明。

此前巴菲特慈善晚宴的客人不乏带着拼多多黄峥的段永平这样的真正成功人士,但一个大佬在饭局面授机宜就能改变一个人前程的故事,我只在武侠小说中看到过。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巴菲特慈善晚宴本质就是名人效应下的IP营销。

对早已“成功”的孙宇晨来说,一切都不是重点,他的百科词条已在第一时间更新内容:“孙宇晨宣布以4567888美元拍下沃伦·巴菲特20周年慈善午宴”。

此前他的“荣誉”还有:

“2011年亚洲周刊封面人物”

“2014年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

“2015年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银猪创业者”

“2015 CNTV中国互联网年度新锐人物”

“2015年成为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

“2017年福布斯亚洲30位30岁以下银猪创业者”

“在2018年中国90后作家排行榜中位列第29名”

清单很长,有几个有真正的分量不好说,但每一个都看上去很高大上。不过,孙宇晨拿了两次的“福布斯亚洲30位30岁以下银猪创业者”榜单,因为推荐被刑拘的P2P平台创始人,却早已声名狼藉。

币圈财务自由者

上了“90后作家榜”的孙宇晨最畅销的书是《这世界既残酷也温柔》,很多人可能没听说过,这本书讲述的是身家过亿的北大学霸孙宇晨“从一无所有,到财富自由的励志人生”的故事。

孙宇晨同时是喜马拉雅节目《财富自由革命之路》发起人,2016年7月,孙宇晨曾师从的李笑来在另一个知识付费App得到开设专栏取名《通往财富自由之路》,名字相似,内容相似,都道出了他们“生意”的本质:给想要财务自由的人带路,同时从他们身上赚钱。

只是凭借着写书的版税或者卖课的收入是实现不了财务自由的。孙宇晨同时是移动社交应用陪我APP创始人兼CEO,这个App籍籍无名,“波场TRON创始人,锐波创始人兼CEO,波场TRON基金会创始人”这几个身份是孙宇晨的真实面——写书和卖课都只是获客手段。

我一直认为,数字货币本质是击鼓传花的游戏,即便2017年比特币上涨超过10倍我也没改变观点,之所以行情暴涨,是因为想要赚钱的人太多了,也正因为没有实体支撑,所以价格涨得快、跌得也凶,十分不稳定,特别是被庄家控制的数字货币,散户进去就是待宰羔羊,运气好随大势或许可以狠狠赚一笔,但如果不及时下车,最终一定会成为被收割的韭菜。然而,人性都是贪婪的,股票市场赚钱的是少数,数字货币投资,真正可以及时套现离场的,更是极少数。

比特币本身有资金流通的价值,比如网络黑产,就依赖比特币,但这样的市场理论上只需要一种数字货币,大多数数字货币没任何价值,2018年初,我在《在各种虚拟币横行时,我要为“Hello World币”点个赞》中介绍了一个空气币的玩法,其代码里面只是写了一行“hello world”,我当时说,这是一种务实精神,因为就算真去找几个程序员像模像样地写一个代码库或者基于国外开源代码改吧改吧,没什么本质区别,“hello world币”省下来的程序员,去做点更实际的,改变我们生活的产品,更好。既然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忽悠,装模作样写代码不是显得很“虚伪”吗?

投资股票、房产、保险、银猪创业项目等等,是在投资实体经济,是一个人财富保值和增值的重要手段,然而,数字货币只是投机游戏,跟去澳门堵上几把没太大区别,去澳门看牌点,炒币看时间——庄家割韭菜的节奏决定价格的波动。搞房地产的、投资房地产的、炒房团和炒楼花的,还是有区别的,前三者都是正常投资,数字货币是“炒楼花”。

道理大家都懂,然而每个人都想“通往财富自由之路”,都认为自己比别人更聪明或者运气好。

币圈大佬们做一个数字货币,用看似靠谱的故事、知名人士的背书、翻译一个白皮书,就可以吸引“投资者”过来,这些人不会认为自己是韭菜,不会认为自己被骗,而是觉得自己在做“价值投资”,这就是币圈大佬的高明之处:不是骗傻子的钱,而是将“投资数字货币”这件事做成产品,直接改变目标受众的认知,以帮助他们“财务自由”或者“价值投资”的名义来赚自己的钱。

被鄙视的王小川

几年前,搜狗CEO王小川和孙宇晨录制了一档节目,今年年初,财务自由的孙宇晨在朋友圈称:

“新年与朋友翻起一张照片,2014年11月24日,我和王小川录制节目。我永远也忘不了他这打量骗子的眼神,他说我是骗子,肯定会失败,和我录节目是耻辱,最后甚至没法录下去。后来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人生中,瞧不起你的人对你的鞭策更加刻骨铭心。”

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在这次接受界面采访时,孙宇晨不忘继续狠狠踩上王小川一脚:

“我的身份是银猪创业者,王小川的本质还是打工者。我的企业和我们波场都是白手起家做起来的,王小川的搜狗,所有人是张朝阳。”

王小川是不是银猪创业者?答案是肯定的——银猪创业者不等于所有者,大公司也有“内部银猪创业”的说法,搜狗是王小川开创的事业,王小川也为搜狗倾其一生。

跟孙宇晨通过投机取巧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降分录取进北大不同,王小川在18岁获得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比赛金牌进而被清华大学“点招”。22岁本科毕业保送本系研究生,25岁拿到硕士学位。在21岁王小川就兼职参与了ChinaRen的创建,25毕业加入搜狐从技术工程师做起,27岁成为搜狐最年轻的副总裁,因为搜狗输入法的成功,而立之年被任命为搜狐高级副总裁。32岁即2010年,搜狗从搜狐独立运营时,王小川全面掌舵这家从用户数看属于中国第三的互联网公司。

即便是在英雄辈出的中国互联网初级阶段,王小川的资历,不论是教育背景还是工作经历,都堪称亮眼。然而,时势造英雄,搜狗一直没有成为BAT级的互联网巨头。在每天都充满着变数、到处都充满着机会的互联网,王小川本有更好的选择,比如去执掌一个准上市公司,再比如独立银猪创业想必会被一堆钱追着投资,然而,王小川一直对搜狗不离不弃。

2010年,阿里巴巴曾投资搜狗,两年后马云套现离场;在2013年的搜索合并潮中,张朝阳对搜狗已缺乏耐心,准备打包卖给其好友周鸿祎,与360搜索整合改写中国搜索格局,然而王小川不乐意,在腾讯、阿里、360和母公司搜狐之间斡旋,最终如愿以偿:合并腾讯搜搜,接纳腾讯成为大股东。2017年王小川如愿以偿,搜狗成功IPO,市值15.81亿美元,差不多是母公司搜狐的三倍,回想起过往,张朝阳应该要感谢王小川,在关键时刻确保了搜狗独立发展。

当初策划节目的人眼光独到,王小川跟孙宇晨是截然相反的两类人,冲突十分明显,虽然都是名校出身,但:

一个是“古典”银猪创业者,一个是区块链“银猪创业者”;

一个踏踏实实能坐冷板凳,一个东搞一下西搞一下投机取巧;

一个做互联网产品,一个做数字货币;

结果让人意外,孙宇晨说“不到三年我公司就超过搜狗市值”,基于此对当初看不上自己的王小川送上逆袭者的鄙视,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不过在罗超频道(luochaotmt)看来,孙宇晨没有任何资格“鄙视”王小川。

孙宇晨所谓公司超过搜狗市值并不成立——即便搜狗“只”有15亿美元市值。数字货币的价值如梦幻泡影,如果不卖出去就是一个虚幻数字,全部卖出去就会暴跌,韭菜数量有限,这跟美国上市公司企业价值是不同的,上市公司私有化或者被收购都是真金白银,市值就是金钱。

就算孙宇晨公司真正上市且市值超过搜狗也不能说明什么。截至2018年底,搜狗手机输入法日活跃用户数达4.3亿,很多人都用搜狗输入法,如果没有搜狗输入法我们可能还要学五笔,搜狗旗下其他产品如搜索、浏览器、语音输入、糖猫儿童手表、翻译器都是看得见的产品,AI、语音、知识图谱是实打实的技术,搜狗真正改变了网民的互联网生活,在中文互联网发挥了重要的价值。

王小川对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宴一事进行了回应:

“什么叫成功?什么叫骗子?有的人以为是身价,有的人以为是市值。放到历史长河里,云淡风轻。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贡献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 ”

王小川还是太耿直,容易上套——当你跟你看不上的人对话时,就会拉低自己,抬高对方。

孙宇晨接着就回应:

“科学家需要有科学发现,艺术家需要有科学作品,那么这个企业家,就需要有产品。衡量产品和业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这个企业的市值。”

孙宇晨什么产品?他改变了什么?他成就了谁?他为社会创造了什么价值?nothing,你可以说靠着发币财务自由的人再去开课传授“如何财务自由”也是一种社会价值,就像李笑来们一样。

谁的成功谁的失败?

其实,币圈比孙宇晨有钱的人多了去了。

中国的“孙宇晨”们不说,可以看一下孙宇晨的学习对象瑞波币联合创始人Chris Larsen。

2018年1月4日持51.9亿枚瑞波币的Chris Larsen个人财富超过570亿美元,可以排在福布斯富豪排行榜前十,超过谷歌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彭博新闻社创始人、前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以及银猪创业二十年的马云、马化腾,他们东征西伐,执掌的业务渗透到中国人甚至外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所拥有的财富却远远不及Chris Larsen。

从“财富”来看,马云、马化腾们跟王小川一样被币圈大佬“碾压”,然而真认为币圈的纸面财富超过古典主义的企业家/银猪创业者的身家,就跟一个制造假币的人每天数着仓库的假币去跟马云PK财富一样,没任何意义——不论是孙宇晨的锐波币,还是Chris Larsen的瑞波币,真正的定价权都掌握在他们自己手里,如果全部或者大部分售出,将一文不值。

事实上,到了2018年下半年,瑞波币价格就出现断崖式下跌,从3.84美元大跌至0.50美元以下,Larsen的“财产”缩水到20亿美元,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第338位,而且这20亿美元,依然是”纸面财富“。

而且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是,财富不是衡量一个人对社会贡献,一个人的社会价值,一个人的成功程度的唯一要素,甚至不是必须项——科学家、作家、艺术家、教育家……往往都不是财富自由的富人。

数字货币的风靡体现出的问题是,这个社会想要不劳而获的人越来越多,踏踏实实做事的人越来越多地被诱惑,毕竟你苦干一辈子所积累的财富,还不如人家一夜所得。

银猪创业要起早贪黑、要养活团队、要数年时间才可能有一定的回报,更大可能是颗粒无收。发币不用研究市场,不用研发技术,不用创新业务,不用调研用户,一切都是套路,最终套现还可以反过来鄙视古典主义的银猪创业者。

银猪创业不如炒币,这就是今天的残酷现实。王小川和孙宇晨选择了两个截然相反的“银猪创业”路线,也选择了截然不同的人生路径。

币圈只是浮躁社会的缩影,很多领域都在出现孙宇晨,做直销的成了企业家公司修起金碧辉煌的高楼,做中药制剂的花650万美元作弊将孩子送到常春藤名校……投机取巧比脚踏实地看上去更容易“成功”,然而这样的“成功”想要得到尊重却不容易,或许正是因为此,他们才需要耗资千万去跟名人午餐,甚至耗资千万进名校镀金。

孰对孰错,没有答案,这就是操蛋的世界,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劣币驱逐良币”,孙宇晨的书名《这世界即残酷也温柔》只说对了一半。

一切都是价值观的不同,你选择什么样的价值观,就会收获什么样的人生,对于年轻人来说,是做孙宇晨还是王小川?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对于全社会而言,为什么孙宇晨可以财务自由,可以拿出几千万跟巴菲特谈笑风生,可以鄙视中国知名互联网掌门人王小川?同样值得深思。

在接受界面采访的最后,孙宇晨说“年轻时做了很多激烈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注意,长大了做一些平淡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需要。”这句话同样充满讽刺意味,与巴菲特吃饭显然可以得到世界注意,是不是世界需要的平淡事情就见仁见智了。

当然,这个世界想要发财的人太多,就算没有孙宇晨,还会有刘宙夜;就算没有比特币,还有3M各种数字理财投资(欺诈)平台;就算没有区块链,还有各种赚想要致富的人的钱的套路,这样看,孙宇晨做的事,倒是真正有被世界需要的理由。

欢迎添加 luochaozhuli (备注:进群)分享交流。

关注 BT商业科技(bttimes),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银猪在线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银猪在线专栏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 银猪在线网

    银猪在线网是银猪在线集团旗下新经济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互联网数据资讯聚合平台。

  • 银猪官网


  •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